圣母玫瑰园-通过坚持传统的拉丁弥撒,来坚持由基督建立的唯一真实的信仰! 

通过坚持传统的拉丁弥撒,来坚持由基督建立的唯一真实的信仰!

作者:时间:2024-06-08 10:34:41浏览: 327次

作者:Ladis J. Cizik神父

译者:DISCIPVLVS VERITATIS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Amen.(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亚孟。)

欢迎你们来到罗马大公教会在梵二之前的数个世纪用以钦崇全能天主的脱利腾拉丁礼弥撒。

有一句古老的教会格言,我们如何钦崇,就会如何信仰。在拉丁语中,这被称为lex orandi, lex credendi……祈祷的法则就是信仰的法则:教会在祈祷时相信……这就是为什么几个世纪以来,教会拒绝对神圣的礼仪进行丝毫的改变,因为害怕它会改变我们的公教信仰。在梵二之后,弥撒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产生了一个新的弥撒礼规(“Novus Ordo”)。我们现在将回顾其中的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对你们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并且看看它们是如何影响我们的神圣、大公、从宗徒传下来的,在传统拉丁弥撒中已经被保存了几个世纪的信仰的。

你们各位今天晚上正在参加的弥撒完全用教会的官方语言——拉丁语来表达,正如几个世纪以来所说的那样。这有助于确保我们的天主教信仰和教义的纯洁和完整。当弥撒所用的语言转换为地方语言时(在我们国家转换为英语),导致了许多对我们的信仰产生负面影响的误译,以至于本笃教宗批准了新的英语翻译,以更接近官方的拉丁语。此外,我们曾经能够到世界任何地方旅行,参加拉丁弥撒,所用语言与我们来自的教区所用的相同。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巴贝耳塔”效应,我们听不懂其他国家讲不同语言的教友念的是什么经。

梵二之后,神父转身面对人群。而在传统的拉丁弥撒中,神父和人群都面向同一个方向;我们都转向全能的天主,转向“奥迹的东方”(ad orientem)。传统拉丁弥撒的焦点是天主,而不是教友。面向教友的神父推动的是以人为中心的弥撒,与以天主为中心恰好背道而驰;这是横向崇拜和纵向钦崇的差异。

传统的拉丁弥撒是在一个高祭台上进行的,它代表着司祭要向天主献祭;以不流血的方式重演基督在加尔瓦略山上十字架的牺牲。在旧约和新约中,天主都要求在祭台上献祭。在梵二之后,祭台变成了一张桌子,用杯子和盘子代替圣爵,这意味着肃穆的弥撒圣祭已经变成了一种教友的「快乐的晚餐」,伴随着「愉快的」音乐。基督的门徒中没有一个在加尔瓦略山上「喜乐」的。相比之下,传统的拉丁弥撒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确实是在加尔瓦略山基督的十字架下,站在我们悲伤之母,至圣童贞玛利亚的旁边。

今晚,那些领受圣体圣事的人将跪下,用舌头领受吾主,就像我们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所做的那样。跪下象征着我们屈从于天主;站着领圣体表示我们和天主平等。口领圣体是我们天主教的传统——只有神父被祝圣过的手才能接触到至圣圣体。此外,基督圣体的微粒落入领圣体人手中的危险一种完全可以避免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拉丁弥撒中也要在送圣体的时候,在下巴下方放置圣体托盘的原因。对基督圣体如果不采取预防措施,可能会导致人们对基督在圣体中的真实临在缺乏信心。

教会一直教导耶稣基督完全存在于至圣圣体中:祂的肉躯、宝血、灵魂和天主性。这就是为什么在传统拉丁弥撒中,我们没有「同领圣体圣血」的原因之一。如今有一些人坚持的「兼领圣血」意味着否认天主教的真理,坚持胡斯异端。胡斯异端坚持平信徒除了要领基督圣体之外,还要领基督宝血。「同领圣体圣血」在新礼弥撒中有时也会被提到,这也会导致一种新教式的「纪念性圣餐」观点占上风,超过其原有的祭献本质,即司祭以基督之位格,向此时此地的信友们重演加尔瓦略山上基督的唯一祭献。


(译者按:天主教会在1415年康士坦斯大公会议谴责扬·胡斯的异端邪说。

了强调弥撒的祭献本质,在传统的拉丁弥撒中,要画五十多次十字圣号一次计数显示有57次),不含每一次有人领圣体时十字架也在司祭的祭披祭台布上。在传统的拉丁弥撒中,基督在加尔瓦略山十字架上的苦像一直显露于我们面前,而新礼弥撒只画不到五次十字圣号,并且经常在祭/桌子附近最显眼的地方出现复活的基督形象,而不是十字架上的基督

为了强调基督在圣体里的真实临在,传统拉丁弥撒的神父会在祝圣圣体之后,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以免基督圣体细小的碎屑掉落。也是因此,祝圣圣体之后,他也不会握手,但是在新礼弥撒中会有这样的可悲行为。多次的打扦和摇动祭台铃也强调了天主教的真理,即通过体变的奥迹,简简单单的面饼和葡萄酒,因为一位被有效祝圣的司祭,以基督的位格行动,就真实地变成了基督的圣体圣血。

为了保持对天主的专注,在传统的拉丁弥撒中,当面对人们时,神父也会保持眼神低垂。请注意,讲道不被视为弥撒的正式组成部分;因此,在讲道之前,神父从他的左臂上取下了手带(有些人也可能脱下了祭披),当他对信众们讲话时,他可以自由地看着他们。讲道结束后,手带又被戴回到左臂上,弥撒继续进行。

综上所述,这将解释您将注意到的新礼弥撒和传统拉丁弥撒之间的一些差异。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之后,对弥撒圣祭所做的改变,对一些人来说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尽管任何理性的人都会承认这些改变是实质性的。然而,无论一个变化看起来多么重大或微不足道,任何一个变化都可能影响我们的信仰。我们如何钦崇,就会如何信仰;lex orandi,lex credendi……祈祷的法则就是信仰的法则:教会在祈祷时信仰……

因此,如果教会各个阶层的现代「天主教徒」不再像我们在梵二之后被弥撒改变之前那样相信,那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些新天主教徒面临的问题是,宗徒信仰是不变的,就像传统拉丁弥撒在几个世纪里没有改变一样。

通过坚持传统的拉丁弥撒,来坚持由基督建立的唯一真实的信仰!弥撒更多的因素已经改变,我们可以在未来讲到。也许在另一次讲道中,在未来的另一次传统拉丁弥撒中,我们可以提及这些变化。天主降福你们和你们的牧者,因为你们今晚邀请传统拉丁弥撒进入你的堂区!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Amen.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亚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