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手领圣体的真相(全体天主教友必读) 

手领圣体的真相(全体天主教友必读)

作者:天主教传统教友时间:2023-02-19 16:49:36浏览: 545次


教宗圣斐利三世:“不反对错误就是赞成错误,不捍卫真理就是压制真理。”

教会权威对于手领圣体的做法说了什么?这种做法引进时是错误的:

大家在谈论手领圣体时要弄清楚:这些措施是在梵二大公会议之后,在教会内许多地方匆匆推行的错误做法。它改变了多个世纪以来的传统,如今在普世教会内竟成了常规。

宗座礼仪与圣事部秘书长蓝智枢机(Cardinal Malcom Ranjith:这不是真正的礼仪发展,从未得到梵二的文献许可:

我认为,现在是小心评估手领圣体这种做法的时候了,如有必要,便要废除这种措施。其实,梵二文献《礼仪宪章》从来没有要求教会要采取手领圣体的做法,大公会议的神长也没有。不过,事实上,这个错误的做法经一些国家引进后,就为人“接受”了。

1:手领圣体的做法如何出现?

由违抗天主教信仰的基督新教教徒于 16 世纪时建立,并得到荷兰的天主教开放派神父于梵二大公会议后仿效……

大约 400 年前,手领圣体由人引入“基督新教”崇拜之中,其动机植根于违抗天主教信仰。十六世纪的基督新教改革者重新建立用手领圣体,作为证明以下两点的说法:

1 他们相信,没有“实体转换”一事,而圣体圣事所使用的面饼只不过是普通面饼而已。换言之,基督真实临在于圣体圣事之中只是一种“宗教至上的迷信”,圣体只不过是面饼,任何人都可以触摸。

2 他们相信,送圣体员在本质上与平信徒没有分别。天主教会的训导是:圣秩圣事向男子赋予神权及施行圣事的权力,圣秩圣事在他的灵魂上铭刻不灭的神印,使他在本质上与平信徒有所不同。

基督新教建立用手领圣餐,用以证明他们否认基督真实临在于圣体圣事中的天主教信仰、否认施行圣事的铎职——换言之,就是用以证明他们全然否认天主教。

由此点可见,手领圣体显然具有反天主教的意义。它是公然反天主教的做法,植根于不相信基督真实临在于圣体圣事中及不相信铎职。

2.开放派改革风气带来的“大公主义”

虽然梵二大公会议并没有批准手领圣体,但是梵二所“批准”的是“大公主义”——这是天主教会以往谴责的伪大公主义精神(特别是教宗比约十一世在 1926 年教宗通谕 Mortalium Animos 中)。这种新兴的大公主义精神于梵二期间及之后变得猖獗。

这种大公主义精神成为梵二大公会议以来建立的整套新礼仪中的主要构成原则。因此,新礼仪(弥撒)跟基督新教的礼拜如此相似。一方面少数基督新教徒加入天主教会,而另一方面却驱使很多天主教徒离开。

梵二后,二十世纪 60 年代期间,荷兰一些具有大公主义思想的神父仿效基督新教的做法,开始容许手领圣体。不过,主教不但没有尽责地阻止这种错误做法,反而容忍了它。

错误做法不加制止 蔓延至其他国家。由于教会领袖容许这种错误做法而不加以制止,所以,这种做法其后蔓延至德国、比利时及法国。虽然主教们似乎对此事无动于衷,但是平信徒却感到愤慨。

由于大批教友的义愤才促使教宗保禄六世采取行动。他邀请全球主教为此事投票,主教们压倒性地投票支持保留只用口领圣体的传统方式。在此,务必注意的是:直到那一刻为止,错误做法仅限于少数几个欧洲国家,美国还没有开始手领圣体。

《关于送圣体的方式》“主的纪念”训令(Memoriale Domine

教宗随后于 1969  5  28 日颁布 《关于送圣体的方式》“主的纪念”训令(Instruction MemorialeDomine)。总括而言,该文件订明:

1)全球主教压倒性地反对手领圣体;

2)必须遵循送圣体的方式(即:神父将圣体送进领圣体教友的口中)。

3)口领圣体绝对没有剥夺领圣体教友的尊严;

4)有警告指,任何创新方式可导致不敬及亵渎圣体,并且逐渐削弱正确教理。

该文件续称:“教宗断定,向教友送圣体的方式确立已久,不应改变。教廷因而强烈促请主教、神父及教友热心遵循这条法规。”

错误做法如何于《关于送圣体的方式》“主的纪念”训令(Memoriale Domine)之后蔓延。

现在是妥协的年代,此文件本身也包含破坏的种子,因为该训令续称,如果错误做法一经确立,就可以于天主教全国主教会议以秘密投票中的三分之二(大多数)使之合法化(条件是教廷确认他们的决定)。这正好符合开放派的心意。必须注意的是,该训令指“如果错误做法一经确立”。因此,尚未开展这做法的国家显然不包括在这个让步之内——所有讲英语的国家(包括美国),都属于这个类别(尚未开始手领圣体)。

其它国家的开放派神职人员自然得出结论,如果这种抗命可以于荷兰合法化,任何地方都可以使之合法化。他们认为,如果他们忽略了《关于送圣体的方式》“主的纪念”训令(Instruction Memoriale Domine)及违抗教会的礼仪法律,这种抗命不单将得到容忍,并最终将被合法化。于是,抗命继续,各教区甚至请求罗马正式准许手领圣体。因此,天主教会于 1973  1  29 日的 Immensae Caritatis ( On

facilitating Reception of Communion in Certain Circumstances) 训令中对于手领圣体给予更大程度的准许。因此,我们今天有手领圣体。

不过,口领圣体现在仍然是教会法律,而手领圣体是宗座特许(特别准许)的例外情况。手领圣体是教宗保禄六世于 《关于送圣体的方式》“主的纪念”训令(Instruction Memoriale Domine)的通谕中,在极有保留的条件下批准的。

3.以抗命开始,以欺骗久存

手领圣体不单违背教会既定的礼仪法规,并且以欺骗久存。(空间有限,无法详列所有详情。)

但是美国早于 20 世纪 70 年代已向轻信的教友推广手领圣体,就是有计划地做出半真半假的陈述行动,而没有说出全部事实。简单地例子可从尚普林蒙席(Monsignor Joseph M. Champin)的著作中见到。他的著作“有关感恩祭的宣讲与教导(Preaching and Teaching about the Eucharist)”:

给读者留下错误印象,以为梵二对于手领圣体这错误做法给予许可。事实上,任何梵二文献都没有提及这点。

没有告诉读者,手领圣体的做法由违背教会既定礼仪法规的神职人员开始,但是却使之好像是平信徒所要求的。

没有向读者表明,全球主教投票时,压倒性地投票反对手领圣体。

没有提及准许(宗座特许),只是容忍于 1969 年时已经开始手领圣体的国家而已,并非给手领圣体开绿灯,让它蔓延至美国等其他国家。

我们现在到达的地步是,手领圣体被视为优越的领圣体方式,大多数儿童被错误指导用手初领圣体。信友获告知,口领圣体是可供选择的做法,如果他们不喜欢手领圣体,他们可以口领圣体。

有些开放派主教辩称,手领圣体是信友回应上主邀请“你们大家拿去吃”的恰当方式。这些主教忽视了的事实是,上主确实说过这句话,但是祂是在建立圣秩圣事的情况下说这句话的。也就是说,这句话是向宗徒说的,并不是不加区别地向全体基督徒说的。

4.圣多玛斯•阿奎纳对于圣体圣事的教导

圣多玛斯•阿奎纳被誉为天主教最伟大的神学家,他远比其它神学家卓越,他的《神学大全》(SummaTheology)于特伦多大公会议时被放在祭台上的圣经旁边,圣比约十世称他的教导是解救现代主义的良药…… 圣多玛斯•阿奎纳明确教导,只有神父才可接触圣体及送圣体,这权力属于神父。他指出:“凡是接触此圣事(圣体)者,都应先获祝圣(指神父的手)”

耶稣会哈顿神父(Father John Hardon, S.J.)指“我希望重复并尽我所能将‘手领圣体’说明白——这是削弱、有意识的蓄意削弱基督真实临在于圣体圣事中的信仰……若你能够设法阻止手领圣体的话,你将会得到天主的祝福。”

我们需要以内在及外在的尊敬态度来朝拜圣体内的主我们向圣体内的主表达敬意的最佳方式,就是效法圣伯多禄的榜样。福音记述,他跪伏在耶稣膝前说:“主,请离开我吧,因为我是个罪人。”(路 五:8)。

宗座礼仪与圣事部秘书长蓝智枢机(Cardinal Malcom Ranjith

——拉辛格枢机(教宗本笃十六世):下跪是正确的,事实上是这件圣事本身所必需的姿势。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活于感恩祭的教会》通谕中提到,“在无与伦比的圣体恩赐之前的叹赏与崇敬”(第 48 段),这种叹赏与崇敬是必须以外表的姿势显示出来的。“在认识此奥迹的崇高意义之后,就容易了解,在历史中教会对圣体奥迹的信仰,不但要表达在内在的虔敬上,也要求表现在外在的形式上,以便使人记起并凸显所举行的伟大事件。”(第 49 段)。

——在若望默示录中,二十四位长老在羔羊前俯伏朝拜的姿势,实在是信友在接近耶稣圣体时,世上的教会该如何对待天主羔羊的典范和标准(默五:8, 14 十九:4)。是反省与改变的时候了。

教宗保禄六世虽有缺失,但他仍正确的预测到手领圣体会导致不敬与亵渎圣体,并且逐渐削弱正确教理——而我们则看到他的预言已经实现了。

宗座礼仪与圣事部秘书长蓝智枢机(Cardinal Malcom Ranjith)的观察

“这项做法(手领圣体)渐渐削弱信友对圣体饼酒形象的崇敬态度,以往的做法(口领圣体)反而更能维护信友对圣体的敬意。如今,心神涣散的骇人情况,事事都马虎随便的态度,已成为礼仪庆典的一部分了。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教友领完圣体后返回座位,如同没有任何特别的事发生过一样。

儿童和青少年分心走意的情况更甚。天主临在于灵魂之内时,信友本应收敛心神,态度认真,但我们往往看不到这种表现。另外,还有人更亵圣。有人把圣体带回去,当作纪念品来保存;有人出售圣体;更糟糕的是,有人把圣体带走,为在撒旦教的礼节中加以亵渎。这些事都发生过。再者,在许多神父共祭时,即使在罗马,在各种不同的光景,我们都可以发现掉在地上的圣体。”

5.我们一天中最庄严的举动及时刻

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熟悉产生轻视,提醒自己领受圣体圣事绝非平常事。我们用心神崇敬朝拜圣体内的主必须转化成为外表的姿势及崇敬的态度。领受绝对可敬可爱的上主、天主、君王的全部——祂的圣体、圣血、灵魂及天主性——是我们一天中最庄严的举动及时刻,所以这事应该在我们整个人身上——心、精神、灵魂及身体反映出来。

圣体内的主耶稣, 愿祢从不堪当领受祢的受造物中得到祢应得的一切爱、朝拜、崇敬及奉献!阿们。

——完——